假/货

银翼杀手2049同人。

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。


 

一、

K擦了擦满是雾气的镜子,看到里面站了个人。

轮廓还算俊秀,三庭五眼,嘴角胡茬显示出了点男人味。鼻梁高挺,没有耳垂。脸色因为终日不见太阳而略显苍白,双眼一高一低,让人怪不舒服,但侧面看去还行。

可怕的是眼珠浮在眼眶上方,露出大半个惨白的眼球,像漂浮到天花板的氢气球,可笑又无聊。

乔伊走过来,从身后环住他的肩膀——然而肩膀依然空落无一物——撒娇道:“你要丢下我,化身那喀索斯么。”她的声音很好听,相貌也是。她的眼珠在眼球中央,是纯净的褐色。

K学着乔伊的样子,把眼珠移下来,他小心翼翼地不穿过乔伊的身体,回抱住他,咧开嘴角道:“你要做我的厄科吗”。

乔伊笑了,笑得自然又好看,连声音都很温柔,轻灵的,像一个神女。

K看着镜子里表情僵硬的自己,嫌弃地转开眼睛。

区分自然人和复制人的方法其实很简单,看眼睛就行了。古地球曾有圣人说,存乎人者,莫良于眸子,眸子不能掩其恶。复制人是双目无神的,因为他们是没有灵魂的木偶。

因为他们是假/货。

 

 

 

二、

生物的鄙视链大概是这样,自然人以复制人为奴隶,复制人以乔伊为慰藉。复制人羡慕着自然人的生命与灵魂,而乔伊则羡慕着复制人的四对碱基。

可是K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同样是碱基配对的生命体,复制人就没有灵魂。而0和1写就的智能程序,却能哭哭笑笑,放肆大胆地爱人?

K喜欢乔伊深邃的眼睛。跟自然人一样漂亮的眼睛。

玛格丽特想一度春宵的时候,乔伊想与她合体。K同意了。复制人缺少灵魂,乔伊缺少碳基生命体。那如果两人合体,是不是能成为有哭有笑有感情的自然人?

【此处应有车】

醉生梦死。

这便是人性的一部分吗?

 

 

三、

乔伊总说K是特别的,还给K取名叫乔。她很为这个名字骄傲,一直乔、乔地叫他。

K内心其实不太乐意,又不想直说让乔伊伤心。可他乐意不乐意都跑不到脸上,无法让乔伊察言观色,只能默认了。

据说名字是父母对孩子一生的期待。那时他相信了自己是那个自然降生的特殊孩子,存着点私心,等亲生父亲给他命名。他还设想了很多情景,猜想父亲是什么模样,会不会和他一样高低眼,会不会和他一样高挺鼻梁,父亲会给他起什么名字呢,是烂大街的Tom、Jack、或是独特的oba,chum或者其他什么。最好别是henrry,那个常常当面讽刺他假货的同事就叫这个名。但如果是父亲给的,他也能接受。

K设想了很多,可是戴克和想好的不一样。被问名字的时候他避而不答,逼到最后才说自己叫乔。

他明白了这位奇迹的父亲没有给他准备过名字。心里失落的,然后又释然了,父爱无声,爱是隐忍爱是克制,大概就这个表现。于是他举杯隔空敬了陌生人。

——然后被萨珀逼近黑暗,刺得体无完肤。

 

到最后,他只有乔一个名字。

乔伊取的。

也算被人爱过。

 

 

 

四、

K流过很多泪。

据说泪是人类的专利,喜极而泣,痛哭流涕,长太息以掩涕兮,总有丰富的情感通过眼泪表达。而K流眼泪只有两种情况,他撒谎了,或者他杀人了。

不知道华莱士公司为什么给复制人设置这种程序,鳄鱼泪吗?

记忆制造师告诉他答案的时候,K太激动了,踢墙又倒椅的,以至于一向冷静谨慎的他都没发现那个制造师流泪了。

那个时候K就应该明白的,一个自然人,怎么会看了点记忆就流泪呢,又不是什么苦大仇深的记忆。

如果他早点发现了,也不会去萨帕前自取其辱了。

 

 

 

五、

K躺在茫茫大雪中,放开蜷得绷直的腿。台阶又凉又硌,但能让他有受力点,躺的轻松点,他也不在乎了。他在寂静中听到飞雪的轨迹,听到凉血流失的声音,来自他的腹部,但他没力气去捂住了。而且也没有人会跟他说,要喷点99.9%的消毒水。

灰蒙蒙的苍穹实在没什么看头。K闭上眼睛,知道自己快死了。

死前盘点下这一生,杀了很多旧复制人,也杀了几个新复制人。幻想自己有点特殊,但原来只是流水线上普普通通的一个。被自然人利用,被新复制人利用,也被旧复制人利用。没有父母,没有来处,没有归处。不被期待,不被爱。唯一珍惜他的是乔伊。但是乔伊没了,没被他保护好,消散了。

家事国事身事,一事无成,亲情友情爱情,情情落空。

是个标准的废物了。

K用手枕着头,想躺的舒服点。

如果乔伊在这里,大概会努力把他扶回车上,喷个药,盖上件破棉袄。

K忽然想到,他都没有给乔伊取名。

乔伊是个好单词,欢乐的,愉快的,一如她给人带来温暖快乐。但“乔伊”这个名字太普通了,满大街都是华莱士广告,每个人都有一个乔伊。他的乔伊有没有期待过乔为她取个独一无二的称呼呢?

乔和乔伊不好,像兄妹,有情人终成兄妹什么的,太过分了。但是他可以给乔伊改名,Amy,Anna,Elizabeth,不知道乔伊会喜欢哪个,还是嘲笑他土帽没文化,起的名字太老土。echo也行,古希腊的神女,能说会道,惹人怜爱。

他曾调笑乔伊是他的echo,但echo过得不好,被惩罚的神女什么的。啊,不管怎么说echo比乔伊好,起码echo活着呢。

不知道乔伊会不会喜欢。

乔伊“死”的时候他躺在地上,脸被踩在脚下,从尘埃里仰望乔伊的满脸担忧。橘黄色的背景给了乔伊圣洁的光,有人为自己担忧的感觉真好。乔伊扑过来想亲他,没亲到,只来得及说句“我爱你”。她的头发飘到距离他只有一公分的眼前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那时的K有着仇恨震惊无奈担忧等等千种情绪,都来不及给乔伊回应,也不知道乔伊走的时候会不会伤心。

现在好了,他做完了该做的事,可以心无旁骛地回应乔伊了。他说I love you,too。声音很轻,都不知道有没有引起气流振动。但没关系,如果乔伊有灵魂,应该能听得到。如果乔伊没有灵魂,说出口也听不到,就更无所谓了。

乔伊走在他前面也挺好。他就不用担心显性器会落在谁手里。也不用担心乔伊看见他这幅样子会担心地哭出来。乔伊一直很关心他,想他好好活下去,看到他混成这个样子八成要伤心了。

七个殖民地,28亿人口,39亿复制人奴隶,47亿人工智能,整个拥挤不堪的宇宙,只有他牵挂着乔伊,也只有乔伊牵挂着他。

反正两个都是假/货。

就这样吧。


评论(3)
热度(28)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