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个梗,阅读体的琅琊榜。

17岁准备出征的林殊,33岁刚埋葬好梅长苏在抚仙湖喝茶的蔺晨,19岁正在南海挖珍珠的萧景琰,还有一干路人甲乙丙丁(主要没想好谁),掉进了一个空间,必须轮流阅读琅琊榜。或者观影琅琊榜。

于是,气氛充满了欢快的吐槽和flag。

少年林殊:琅琊榜?我知道,琅琊阁五大榜单今年就出了吗?快看看都有谁。诶?不是榜单,而是传奇话本?琅琊阁主这么无聊改行当写手了?

正在研究这个奇特房间的蔺晨:…………

萧景琰:这个吹笛出场的方式……

林殊撇嘴:臭屁。

景琰:你不是在为有人抢先实现你的梦想而生气?

林殊:哼,我也会有一笛一剑纵横江湖,笛出令莫不从的一天的。

蔺晨:呵呵

林殊:琅琊榜首江左梅郎,就这幅身板?琅琊阁阁主是收了多少营销费,还是眼光被水牛传染了?

景琰:居然跟你一样是个臭棋篓子?

林殊:闭嘴。

林殊:霓凰比武招亲?什么鬼!我呢?我还活着呢!

护国柱石谢伯伯?嘿,了不起,小谢弼该得意了。

太子不是祁王哥哥?这什么狗屁不通的剧情。

景琰:咦,还有我出场?

林殊:景琰,这个梅长苏主动向你投诚,一定有古怪,你要小心。

蔺晨:呵呵

林殊:那边那个,你在那儿冷笑半天了,你到底谁呀——你认识梅长苏?

心情不好的蔺晨:我只认识一个“梅良心”。

萧景琰:梅长苏是不是专门来骗我的?他和豫津景睿说话都不这样端着。

林殊:我只想知道,梅长苏能骗你到哪一集。

蔺晨:倒数第二集。

靖王:?????

林殊:……………来景琰,多吃点核桃。

林殊不屑:这梅长苏也太不忠了吧,一边对誉王眉来眼去,一边对水牛威逼利诱。脚踏两只船也没他这样的。

林殊大怒:这个梅长苏太不孝了,他居然拿师傅的遗物去党争!!还打扰周师叔的清修!他怎么敢!

林殊大惊:这梅长苏太不义了!景睿对他这么好,他居然这样利用景睿!

林殊摇头:梅长苏太不仁了。为了党争,为了一己之私,他居然将整个朝廷翻了过来,这是多大的动荡,殃及多少无辜。

蔺晨听不下去了:喂,你骂谁呢!

林殊总结:我不喜欢梅长苏。

蔺晨:人是有苦衷的!

林殊认真看着蔺晨:我知道他有苦衷,而且是很大的苦衷。但纵然他有天大的冤屈,他依然是个不仁、不义、不忠、不孝之徒。

蔺晨怔了半天,憋出一句呵呵。苦涩的。

林殊:梅长苏,是谁?

蔺晨袖子一甩:不就是个话本麽,爱谁谁。

林殊:梅长苏是我吗?

蔺晨:??

萧景琰瞪大了牛眼。

林殊:虽然梅长苏一直自称祁王旧人,但他的行事作风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。他和我一点都不像,但是我就是有一种直觉。

萧景琰握紧了他的手:小殊,好好的咒自己做什么。

林殊:这位兄台,我说的对吗?

蔺晨嘁了一声,转身喝酒,越喝越苦。

林殊:请你告诉我,梅长苏最后怎么样了?算无遗策的他,给自己选择了怎样的结局?

蔺晨:战死沙场,马革裹尸。

林殊:挺好,余生终于做了件于家国有益的事,终于不辱没林家门楣。

蔺晨:如你所愿?

林殊点头:如“我”所愿。

评论(39)
热度(99)
  1. 橘年清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最后竟然一口玻璃渣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