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江寒】锦绣良缘

CP为夏江X寒夫人

BE,这个不用说。

 

一、

他是悬镜司首徒,武功高强,思维缜密。

她是悬镜司爱徒,轻功绝顶,心思细腻。

青梅竹马,才貌双全,门当户对,天作之合。

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

二、

他和她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

三、

他们纵马郊游。乱花迷人眼,浅草没马蹄。

杏花树下,他摘下一朵,为她簪上。

她歪着头,笑靥美过春花:师兄,你娶我呗。

却是他先红了脸,转过身责备:女孩子家,不知羞。

她继续不知羞地扑过来:师兄,你娶我呗。

 

四、

反倒是洞房花烛夜,她矜持如闺阁女子。

规规矩矩坐在新床,等着他来揭喜帕。

他一向稳当的手拿起喜称微微地抖,落在她眼里,准备拿来笑半辈子。

她一向豪放的脸难得的红晕,落在他眼里,准备拿来笑半辈子。

 

五、

在外,他继任悬镜司首尊,她为悬镜司掌镜使,忠君忠民,明镜高悬。

在内,举案齐眉,琴瑟和谐,儿子夏濯聪明伶俐。众人欣羡。

所谓幸福,不外如是。

 

六、

但故事没有结束。

 

七、

她遇见了寒冬腊月在外浣衣的璇玑,一时不忍,带回家中。

他感受到了皇长子对悬镜司的偏见。

 

八、

工作上时有分歧。

他主张从严治罪,她主张疑罪从无。

他看不下去她的低效,她看不下去他的激进。

于是她解甲归田。

 

九、

她已经很久没和他好好说话了。白天忙于公事,晚上到府也一头扎进书房。璇玑端着糕点进去,一待就是一个时辰。

她兀自看书,不屑于与璇玑争宠。女儿生于天地,不是困于一方宅院,与其他女人工于心计的。

 

十、

她坦坦荡荡问他:你要纳璇玑为妾?

他大手一挥:没有的事。

夫妻不相疑。他说没有,她就信。

 

两年后她犹犹豫豫问他:你要纳璇玑为妾?

他不耐烦地说:没有的事。

她理所当然信他。

 

第三年她平平静静地问他:你要纳璇玑为妾?

他正为祁王裁撤悬镜司的建议而心烦,头也不回地进了书房。

她不问了。

 

十一、

夏江想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她不知道师傅留下的机构岌岌可危,不知道我们的权势地位岌岌可危,她居然还尊崇祁王!

但她不需要知道。这些事交给我来办就好。

璇玑不过一件趁手工具而已。必要时要她出谋划策,还不是捏在我手心。

 

这些话他没有对夫人说。

外面的风雨男人担,女人相夫教子,做好本分就行。

 

十二、

你既无心我便休。

 

她理出一半金银细软,带上自己的衣物,带上儿子,飘然远去。

她走得很干脆,除了七个字的字条,什么也不留。

她走得很决然,没有透露出一点口风,没有与一位故人联络。

没有人知道她去了何方,做了何事。连耳目遍布天下的悬镜司,也找不到她的踪迹。

不愧是悬镜司前任首尊的爱徒。

 

十三、

夏江撕碎了那张留言,烧毁了她用过的所有家具。

他不许徒弟提起出走的她,他让璇玑光明正大地出入内室。

他咬牙切齿地想,尔等无德泼妇,早该休了。

但他到底没有上衙门写休书。

 

十四、

凭借一身武艺和见识,孤儿寡母照样衣食无忧。

她亲授学业,教会儿子学文习武,礼义廉耻。

她自称寒夫人,给儿子改姓寒。

但她到底没有给儿子改掉濯这个名。

 

 

十五、

赤焰案后,她曾潜回金陵,偷偷看他。

被发现了。

夏江言辞恳切: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师傅,为了你,为了濯儿,为了我们的未来。

她仔细凝视他不知悔改的脸,忽然觉得心如止水。

隔壁璇玑穿着薄纱裙跑来,做羞愧状:姐姐,你回来吧,我和夏首尊不是你想的那样。

她睨了她一眼,波澜不惊。

夏江说,等你外面流浪够了,就回来。看看我们的家,照顾我们的儿子。濯儿八岁了,请了哪位师傅来授课?

她说好,我这就去带濯儿回来。

脚尖一点,已在三千里外。

 

偌大金陵,已无家可回。

 

十六、

夏江说,我从未想上琅琊阁买她的行踪,一次都没有。

夏江说,我温香软玉在怀,岂会留恋你这糟糠老妇!

夏江说,我只想找回我的儿子,与她毫无关系。

 

他还是那个英明决断的悬镜司首尊,所有质疑他威严的人,都没有好下场。

那个硬骨头的将军哈哈大笑,夏江,任你权势滔天,也不过是个被妻儿抛弃的孤家寡人。

于是将军疯了。

那个挑拨离间的璇玑被人重伤,躺在血泊里,哀哀向他伸出求助之手。

于是璇玑死了。

 

 

十七、

再相见,是十八年后。

隔着一道铁栅栏,和一副铁镣铐。

她是垂垂老妇,却身姿笔挺。他养尊处优,却形容枯槁。

她说,这是我儿子,寒濯。濯儿,给他叩头。

他想过去拥抱儿子,不料被铁链绊倒。他想站起来,腿却软地没有力气,只能狼狈地跪着。

她冷冷地看着他,清晰地吐出锥心之词。他什么都听不见,只紧紧看着儿子的脸,和师妹的脸。

看一眼,少一眼。

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呜咽。

 

十八、

寒夫人走后,夏江颓然倒地。

监牢上方射进的光束里,尘埃满身。

想起那年杏花微雨,师妹飞扬的笑靥美过春花。

想起那年洞房花烛,师妹一身火红的嫁衣和红晕。

想起那年师妹皱眉问,师兄,还记得你继任悬镜司的本心吗?

 

 

十九、

她在法场外,听到那声刀落。

闭上了眼。


评论(22)
热度(88)
  1. lisundpeer清水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