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次萧选所向克捷,一次他一败涂地

四次萧选所向克捷,一次他一败涂地

仿4+1格式写了一篇,粮食向,无CP。

梁帝萧选视角。

 

一、

屠刀还在挥洒,士兵还在喧哗。刺目的灯火燃烧到皇城最深处。萧选的衣服干干净净,脸也干干净净,他不屑地看了颤抖跪成一路的太监,抬脚走进养居殿。

他的脚步很稳。

老皇帝躺在明黄色的大床上,吃力地睁开眼睛,看了他一眼:“老六,是你啊。”

萧选跪了一跪,自行站起:“父皇,儿臣给您请安。”

老皇帝想撑起身子看仔细些,用了两下力,没撑起来。他颓然道:“你的兄弟呢?”

“皇兄们一片孝心,愿长伴父皇左右。”在地下。

骨肉相残,皇子逃不开的战场……老皇帝把视线转回明黄色的帐顶,悠悠叹息:“天下,是你的了。”

“请父皇放心,儿臣一定竭尽所能,保我大梁江山稳固,百姓安居乐业。”

夺嫡之路,素来血迹斑斑。前朝后宫各种阴谋诡计。他被陷害过,被痛打过,甚至被暗杀过,刀尖贴上了他的脖子,划出一道血痕。

可是现在,他赢了。

他是天下的主人。

 

 

二、

“镇西大将军林氏第二女,禀训冠族,著美家声,习礼流誉,镜图有则。宜升后庭,允兹令典,是用命尔为婕妤。往,钦哉!其光膺徽命,可不慎欤。”****

梁帝放下朱笔,来回看了两遍,随口问:“高湛,朕写得如何?”

高湛一脸崇拜:“陛下的字又大又黑,真是极好的!”

“去!”萧选嗤他,高湛憨笑着退开,没有一丝谏言——谁拦得住呢?

梁帝很高兴,他双臂拄在大腿上,满意地点点头

林燮战功赫赫,没什么可赏的,就赏赐他的家人吧。乐瑶年逾二十仍未婚嫁,凡夫俗子入不了他的眼,就由朕娶她吧,让她嫁给天下之主。接旨的时候,乐瑶不要太高兴哦。

林燮也一定很高兴。

言阙,哼,谅他也不敢不高兴。

十天后就是黄道吉日,十天后,乐瑶就能进宫了。

萧选扬起嘴角,在圣旨左下角,摁下玉玺。

 

 

三、

“放肆!——御林军何在?拖出去。”

萧选怒极而起,甩奏章,踢桌案,发泄完后看着空荡荡的大殿,忽然累了。

这是第几批被砍头的官宦子弟,萧选记不清了。

为什么他们前赴后继地来反对朕呢?

萧选脱力地靠在龙椅上,用手撑住头,闭上眼睛。

高湛机灵地过来,给萧选捏肩膀。

“高湛,你说,景禹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,为什么他们不听朕的话?”

“陛下,您是天子。”高湛递上一杯茶。

“你倒是会说话。”萧选白了他一眼,深深换了一口气,坐起身来,呷了一口。

望着豪华奢靡的大殿,他再次振作起精神。

祁王必须死,林氏必须诛。

朕是天子。

天子!

朕治得了天下,不信治不了祁王余孽!

 

 

四、

火光冲天,流矢漫飞。

战事持续了一夜,等在猎宫里的人精神崩成了弦。

纪王跌倒在御前,哭喊着“援兵怎么还不来”,宁王恨不得缩成一个球,抖得拿不住宝剑。

萧选大声喊:“朕在这儿,有什么好怕!朕信得过蒙挚,也信得过景琰!”

主位上的他不知道自己抓痛了静妃的手,被静妃安抚性地拍了拍手背。

有箭穿过大门,打到廊柱上,掀起新一波恐慌,梁帝快坐不住了,却听到言侯说:“陛下身边也有宝剑,陛下也曾利剑出鞘,不是吗?”

梁帝一愣。

是啊,朕也曾经历过战乱。朕这些年经历过多少背叛,但朕所向克捷,不是吗?

梁帝手指一紧,抓起了御座旁的宝剑:“存亡之际,众卿与朕一起,合力杀贼!”

萧选想,自己的动作真是非常帅。

天,终于亮了。

 

只是一个恍惚,想起当年将他远远护在平安区的林燮……这些小辈的谋略武功,毕竟比不上林燮。

 

 

五、

“乱臣贼子,乱臣贼子”

当萧选披头散发仰天长啸走出殿堂时,百官无一相送,爱妃子女无一相随。连跟了他四十余年的高湛,也早已背叛了他。

殿堂外的阳光很好,不烈不躁。皇帝的寿辰,必定是个天公也要作美的好日子。

萧选还是梁帝,还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帝。

却成了一个失去民心的空壳皇帝。

就如这阳光,表面温文和煦,其实已经走进了冬的末路。

这一仗,一败…涂地。

乱臣贼子。他低低呢喃。

 


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?

萧选拒绝反思。







 

***《册萧铄女为美人文》 

维贞观年月日云云,於戏!萧铄第二女,禀训冠族,著美家声,习礼流誉,镜图有则。宜升后庭,允兹令典,是用命尔为美人。往,钦哉!其光膺徽命,可不慎欤。

 

 


评论(8)
热度(30)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