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粮食向】选择

秦般若与隽娘(四姐)。非CP。OOC严重。

大概是关于复国的理想。

琅琊榜里的每个角色都很带感,对不起被我毁了两个。

 

一、

般若被璇玑公主带进红袖招的时候,四姐已经开始在金陵崭露头角。四姐生的好看,身段柔软,加上炉火纯青的媚术,没有男人不为之倾倒。按理说这样的美女总不招女性待见,但四姐是个例外。大概因为四姐如长姐,尽力照顾着每一个姐妹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诚心自然赢多输少。

但般若年少气盛,不服气地为四姐抱不平:六姐没少在马公子面前说你坏话,你为什么还要替她解围。四姐妩媚一笑:我们都是滑族呀,我们不团结,如何才能复国。十二岁的般若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无不崇拜而又自豪地想,这是我们的四姐。又无不自信地想,有师父、四姐和众姐妹在,何愁复国无望?

璇玑公主当然也很看重四姐,要事交予她办。但最后,继承公主衣钵的是秦般若,最被看好的四姐却背叛了滑族,刀箭穿心。

 

二、

璇玑公主去世之前,红袖招的事务已经交接给了般若。般若尴尬地不敢看向四姐。四姐却将手下名单悉数交出,以实际行动表示支持。安排完葬礼后,般若抱住四姐泪流满面:从今以后,我们就是没有师父的孤儿了。

四姐听到这句,眼眶又泛红,但或许是前几天哭多了的缘故,她没有再掉眼泪。安慰一顿后,她问,般若,今后你打算怎么办。

般若大致分析一下形势,说要继续师父合纵连横的策略,挑拨大梁兄弟倪墙,皇子内斗。只有皇子内斗,天下大乱,滑族才能趁机复起。如今太子势大,她打算入誉王府做谋士。

般若说的时候,眸里星光熠熠。四姐也点点头。

般若又问四姐作何打算。

四姐说累了,想休息一阵。

那时四姐刚从某位公子的后宅诈死逃脱,病得脱了形,让人好生心疼。般若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,还说让四姐不用操心,滑族复国之计也不会有纰漏。

四姐却问,般若,如果有一天不复仇了,你想做什么?

般若说,复国成功么?当然是强大滑族,让我滑族兵强马壮,百姓安居乐业,再不受他人欺负。

四姐犹豫半天,最后叮嘱说,般若,凡事量力而行,不必用力太过。举头三尺有神明,一切所为皆有报。

般若不以为意道,四姐,你什么时候信佛了?

 

 

三、

璇玑公主收徒无数,但碍于身份和行动范围的限制,亲自调教的不多,幸存下来的更是寥寥。

有些是身份暴露被诛,有些是遇人不淑而死,更多的是身染花柳病含恨九泉。

一句话,红颜薄命。

般若的日子也并不好过。纵然她是誉王府响当当的谋士,虽然誉王有格调不用强,但架不住宵小之辈色胆包天,架不住贼人调个戏揩个油,美名其曰开玩笑。

般若忍了。她知道美色是怀璧之罪,也是成功的一大助力。她会严词拒绝誉王,也会欲拒还迎勾个引。她知道暂时的隐忍是为了以后的迸发。等将来滑族复国,滑族姐妹们就可以堂堂正正走在大街上,被丈夫儿子敬重爱戴。

纵然复国之路坎坷艰难,但她不会停下脚步。

 

 

何况还有四姐呢。

般若越来越不懂四姐了。她说要休息,般若全力支持,可休息了一年又一年,四姐非但没有复出的表示,还开始躲着姐妹们,甚至不辞而别归隐山林——当然,归隐地很快被般若找了出来,但般若并没有去打扰她。

多年的姐妹,共同的理想,互相尊重彼此帮衬的,有什么关系。何况目前的局面还在般若掌控之中,让四姐多休息一阵有什么关系。

般若相信四姐只是一时迷茫,一时倦怠。真到了要紧关头,她一定会挺身而出的。

她请四姐帮忙征服童路,四姐不也爽快地答应了?

而且宝刀不老,手到擒来。

 

 

四、

般若和四姐唯一一次吵架,是四姐进宫会见小新,劝她敷衍了事之后。

般若一直觉得四姐小节上可能迷茫,大义上绝不含糊。她想归隐山林过安稳的生活,般若能忍——之所以复兴滑族,不就是为了让每个兄弟姐妹都过上不会被人看低,不被人欺负、安安稳稳的生活吗?可四姐为了童路,为了一个江左盟的臭男人,居然放弃了理想,背叛了滑族!

为了并不成功的小家,为了所谓的爱情,她连国都不要了吗?

般若怒了,故意在童路面前撞破四姐的身份。

四姐也怒了。气狠了,什么智慧什么风度都不顾。就剩下孩子气的争吵,一声赛一声地响。

般若说不过一普通男人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。四姐说这只是我的选择,与童路无关。

般若说你忘了九泉下的师父忘了死去的姐妹忘了滑族吗?四姐说我早就说过这是最后一件事,我答应你的事都办好了,你答应我的却一再出尔反尔。般若说我是为了你好!般若说滑族女子复仇有多辛苦艰难,四姐说滑族覆亡已经四十多年,我们该有自己的生活。

般若瞪着眼睛说你这个亡国奴。

四姐说你看清现实吧,别入了魔障。

谁也说服不了谁,谁也理解不了谁,八年的分离,理想的相悖,曾经情深的姐妹再也走不到一处。

不欢而散,各自失眠。

 

 

后来般若被蔺晨所抓,投入了刑部大牢。

本来她在大牢里尚有人脉。但新任尚书蔡荃上任后重新整治了一番,又有夏江出逃在先,天牢守卫严格得如铁桶一般。般若绞尽脑汁用尽手段,折损了不少人手,也没能把自己摘出去。

她用石子在墙角刻下一划记录天数,仰望上方窄小的天窗和射进来的光线。

光线里漂浮着无数尘埃。

她漫无边际地想,如果四姐还在就好了,她一定会救自己出去的。以四姐的手腕能力,她肯定可以做到的。可是四姐死了。是自己害死的。

又想,四姐死是罪有应得。如果不是她突然发难送走童路,誉王的行动也不会泄露,誉王这会儿可以登基为帝了。等誉王登基为帝,滑族的处境能得到很大改善。这一切都被四姐毁了。

一会儿追忆一会儿怨恨,她蜷起身子想,如果当初没有让四姐去接触童路就好了。

可四姐为什么要叛呢?

 

又去想滑族。

红袖招没了,零散在外的滑族女子被出卖被抓,不知几人能逃脱?她们将来怎么办?

师父当年并没有把全部势力传给我,秦州那边是七妹在管,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。

希望她不要心急,蛰伏下来等待良机。

我滑族还有复国的希望吗?

当然有,我们是滑族后人,流淌在身体里的血脉,怎么可能因为一时失利就心灰意冷?杀了一个秦般若,还有千千万万的秦般若会继承滑族的信念,继承滑族的传承,一波一波站起来,直到复国。

免不了有麻木的人,甚至还有背叛者,但我相信我的族人,总有人抛头颅洒热血,前仆后继地冲上去。

那就是我滑族的希望!

 

 

五、

黎纲一边浏览名单一边向甄平抱怨:那些滑族人烦不烦啊,大梁哪里对她们不好了,成天嚷嚷着复国复国,害死那么多人,缺不缺德呀?


评论(20)
热度(44)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