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恋

静妃→林燮,单箭头


一、

对小林殊而言,皇宫是个三跪九叩恁多规矩的修罗场。芷萝宫是修罗场里唯一的清流。

——芷萝宫里有太多好吃的点心。

小林殊并非吃货,也不会短了零食。但说也奇怪,芷萝宫里的点心就是各种对他口味,比御厨精心烹制的点心好吃多了。

是用了什么秘方吗?

小林殊拖着着小肉腿,拉着静姨的裙角,眼巴巴看着宫女小梨端来新出炉的茶花饼,饼子做成南瓜的形状,又香又糯,馅是当季的茶花瓣,诱人极了。小殊用俩爪子抓了,猴急咬了一口,露出餍足的酒窝。

小殊一边吃,一边把茶花饼递给静昭容:“静姨你都不知道,我爹是大坏蛋。您给我带的芙蓉酥都被他吃光了!老爹他想吃什么没有,还要跟我抢,那么大个人,也不害臊。”后两句模仿晋阳长公主教训燮哥的口吻,模仿得惟妙惟肖。

静昭容温婉地笑着,用帕子揩了揩小殊的嘴角,“你们爷俩口味这么像,今天多带些。静姨做了很多,管够。”

 

二、

抄家灭族那天,静嫔留在芷萝宫没出去。她也不知干什么好,就在大堂里坐着,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外。视野里有红砖青瓦,一墙爬山虎,还有一株亭亭如盖的石楠。

石楠刚种下的时候还很小,只到她的膝盖,现在已经高过静妃的发髻了,每年都有枝蔓斜出,需要勤加修剪。

坏心眼的宫人孜孜不倦地传递来不好的消息,七万赤焰军覆灭了,祁王被赐死了,晋阳长公主血溅朝堂了,宸妃自缢了……静妃面容平静地迎着宫门口神色各异的好事者,把攥出血的拳头藏在袖子里。

静妃觉得这芷萝宫不能这么平静,或者小新打碎个盘子玉碎一地,或者天降响雷劈在石头上一片尖叫,或者哪里起了大火将繁华付之一炬……

可是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宫外鲜血染红了护城河,芷萝宫里静如死灰。太阳的阴影从石楠的这边滑到另一边。明天太阳还会升起。

 

三、

给梅长苏把脉之后,静贵妃突如其来掉下泪来。泪水汹涌澎湃,她失态地一塌糊涂,差点在景琰面前露了馅。

她也不想的,忍了一十三年,多少风浪多少离别都这么面无表情地过去了,怎么忽然就泪水绝了堤。

她知道梅岭惨案另有隐情,知道林氏主犯绝无生还的希望,但人总有幻想,幻想着好人有好报,幻想着冤案会昭雪,奇迹会发生——小殊不正从那场屠杀里逃生了么。

可梅长苏的出现也意味着林燮的死讯。但凡还有一口气在,林燮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削皮挫骨,怎么舍得小殊在金陵呕心沥血,病弱如丝?

 

她摸着林殊面目全非的脸,隔着迷蒙泪眼,泣不成声地说,你以前,长得那么像你的父亲。

 

 

静太后的耐心很好,她等着萧选驾崩,等着景琰登基,终于等到机会,去林氏祠堂拜祭。

有了皇帝的重视,纵然林氏无后,祠堂还是打扫得干干净净,祭草五谷一应周全。

林燮的排位放在林氏最后一层。故镇西大将军林氏讳燮,紧挨着故晋阳长公主。

没有静太后的位置。

静太后将点心放在祭案上,新做的芙蓉酥茶花饼,七分甜三分黏,是林大哥最喜欢的味道。


五、

十岁那年阿静遇到第一个人生关口。相依为命的叔父被恶霸打死,阿静肿着眼眶跪在墓前给他烧纸。泪眼朦胧中她依稀听到叔父说,你这鬼精灵,叔父得多赚点银子给你当嫁妆。可是一眨眼叔父就没了,以后她怎么办呢。

侠客石楠拍她的肩膀说,丫头,我答应了你叔父要照顾你,跟我走吧。

阿静抬起头,直愣愣地看向他。她一直盯着他看,盯到他都不好意思了,摸了自己一把,回头问兄弟:一言,我脸上有东西?姚一言不理他,看着阿静,若有所思。石楠朝他咋胡:唉嘴炮你说句话呀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最怕妹子哭了。乐瑶也好晋阳也好,一哭起来我就没辙。

阿静就变卖了房契,收拾两件衣服,打了个包裹跟在他们身后。后来晋阳笑她轻信于人,万一石楠是骗子,把她卖到青楼怎么办。阿静羞怯地低下头,傻乎乎的模样,心里却说:他这么好看,被骗也值了。

 

一见石楠误终身。


评论(9)
热度(104)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