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琅琊榜】葛生

卓青遥X谢绮

BE

  

一、

谢绮出生的时候,谢府颇有些兵荒马乱。

母亲卓夫人在内室陪着长公主,父亲笑嘻嘻地看着谢玉不沉稳地团团转。长公主的呻吟一波一波地传来,听得人有点闹心。被忽视的卓青遥百无聊赖地牵着弟弟的手在园子里闲逛。小景睿吐了个泡泡,啵的一声,破了。

等了大约一个时辰,终于听到婴儿中气十足的啼哭声。产婆把襁褓抱出来,说“恭喜恭喜,是位千金”。谢玉小心翼翼地接过来,呵呵傻笑。

卓青遥顿时来了精神,踮起脚尖扒着谢玉的衣服也要看。谢玉就弯下腰,让卓青遥饱了个眼福。

刚出生的孩子还没长开,皱巴巴,卓青遥童言无忌:“跟猴子似的”——挨了他爹一记暴栗。

 

 

二、

谢绮小的时候很黏卓青遥,每次见到卓家大哥都要跟他说话,但青遥却有些苦恼。

女孩子好笨哦,不会打马球不能玩蹴鞠。绮妹又特别金贵,出入跟着两个奶娘七个丫鬟,环佩叮叮当当,一个摔倒就被众人嘘寒问暖的,一点没有江湖女子的舒朗豪气。走路慢,要他等要他背,还总是缠着他问幼稚问题,烦死咯!

听说隔壁林殊把啰嗦的豫津绑树上……

唉,谁让自己是大哥呢,等绮妹再大些,懂男女有别就好了。

 

等谢绮长大些,懂得男女有别了,青遥也长大了,懂得臭美了。

轮到青遥若有若无地在谢绮面前开屏。

作为天泉剑法的继承人,卓青遥每日都要练剑一个时辰,在家认真不算,在谢府的演武场耍得更加一板一眼。

谢绮路过看了两眼,矜持地喝彩。

卓青遥更来劲了,各种好看的姿势都摆出来,但是两个招式衔接不畅,小腿肚一撕拉,僵住了。景睿懵懂地问:“大哥,爹不是说风起天山之后不能接泉流之深”被无情踢开……

谢绮噗嗤笑了,卓青遥挠挠脑袋也笑了,说,我教你用剑?

谢绮应了,脱下外衣在空地上扎了个马步。卓青遥抬起她的手,握剑,摆了个平臂刺出的动作。走得近了,他闻到谢绮衣衫的清香,顿时脸红了。

剑很重,谢绮身量小,摆了会儿就练不动了,放下手臂嗔道:“练剑好难啊”。

卓青遥严肃地说:“剑是凶器,不适合女孩子。绮妹不需要学,卓大哥保护你”。

 

三、

卓青遥与谢绮似乎是所有人默认的锦绣良缘。

青梅竹马,郎才女貌,门当户对,天作之合,各种好词都可以用在他们身上。

娶妻之后,卓青遥越发成熟稳重,被谢弼嘲笑说可以去礼部任职。

卓青遥表示不跟小舅子计较。他想绮妹家里等着,不能让她担心让她操劳。又骄傲地想,你们哪里知道绮妹的好。

 

 

四、

怀孕对女子是不小的折磨,谢绮身娇体弱,孕吐地厉害,回娘家待产,卓青遥就在金陵陪她。

谢绮坐在床沿,摸着已经显怀的肚子,卓青遥蹲下身,耳朵贴着肚皮跟小家伙打招呼。他们商量孩子的性别和取名,谢绮温婉地笑。

酸梅汤盛上来,卓青遥接过碗,吹吹凉,一匙一匙喂她。其实谢绮吃什么都没胃口,但这是遥哥做的,她吃着甜滋滋。

却有不长眼的仆人上前说,老爷有请。卓青遥应了一声,放下碗要走。

谢绮拉住他的袖子。

卓青遥笑了笑,说,岳父叫我呢。

谢绮不放,不知是孕反应还是直觉,她总觉得遥哥出去不安全,于是拉紧袖子,嘟起嘴。

青遥摸摸她的脸,说,乖,我马上就回来。

太子和誉王的夺嫡之争已经白热化,中间又有一个麒麟才子搅弄风云。卓青遥为太子肝脑涂地,也是为卓家、为孩子挣一份未来。绮妹或许现在不支持,以后会明白的。

 

  

五、

生日宴后,卓氏一家暂时羁押在誉王府的客房。

夜深沉,虫声嘲哳,没有人能入睡。

卓父卓母轻声商量着以后的事,卓青遥蜷在角落里发呆。绮妹给他做的衣裳染了一身血污。月光不知什么时候挪到了他身上,他往黑暗处挪了几步。

头很疼,思绪很乱。想起谢玉决绝的格杀勿论,想起被强送回房间的绮妹,想起父亲那句“若她能不计两家的新仇旧怨,还愿意做你的妻子,我与你母亲都会好生待她。但若是她不愿……遥儿,你又能怎样呢……”

又能怎样呢?

绮妹晚上能睡吗,拉扯中会不会受伤。她快要临盆了,本来说好后天去上西寺求妙慧大师的平安符。

又能怎样呢?

卓青遥无助地扶着头。

 

门哗啦开了,灌进一地的风。侍卫不紧不慢地行了个礼:“卓庄主,卓公子,长公主府传来消息,小卓夫人……”

 

 

六、

卓家祖坟在玢佐西侧的小山上。谢绮葬在最外围的坟茔,孤零零一个人,等着百年之后夫婿来合葬。

卓青遥每年都去看她。

那两年卓青遥很累,朝堂上卓家站错队,输得一败涂地;江湖上天泉山庄实力大损,不时被趁火打劫;家里幼子无辜,嗷嗷哭着找生母。桩桩件件如山堆积,压在卓青遥身上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男儿不爱诉苦,他只会在累极的时候跑到山上看看绮妹,靠着她的墓碑坐一坐。山上很安静,鸟鸣啁啾,风声清凉,像是绮妹轻柔的安慰。

很长一段时间卓青遥总是想起绮妹,看到孩子的时候想起绮妹笑的样子,喝酸梅汤的时候想起绮妹抿嘴的样子,处理完公事想起绮妹为他磨磨的样子。

可是红颜没了,绮妹不在了,只剩眼前冰凉的墓碑和沉默的黄土。

剩下他一人,还要在尘世挣扎半生。

卓青遥怅望蓝天,叹了口气。

有时候,又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。

俗世艰难,如果绮妹活着,作为谢家的女儿卓家的媳妇,她该如何自处?自己……又该如何面对谢家血脉的妻?

人死如灯灭,一了百了,未必不是件轻松的事。

让一切停留在当初最美的时刻,成为心头的朱砂痣,也未必不是好事。

 

绮妹,想你了。

我可以肆无忌惮地想你了。

 

 


 

 

七.

谢绮去世第三年的清明,卓家早早地来了。

为她除草,烧纸,纸扎的礼花浓烈地红。

卓青遥絮絮叨叨汇报些情况,父亲出狱了,母亲康复了,一家人团聚了。孩子三岁,很聪明,会背百十首诗歌,马步扎得很稳。眉眼像我,嘴巴像你。如果你在一定也很欢喜。

然后说:绮妹,天泉山庄需要女主人,孩子需要母亲。我……要娶妻了。

但绮妹,无论继室是谁,你永远永远是我最爱的妻。


END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






当然最好的结局是:

七、

卓青遥一生没有再娶。

END。 



但LO主并不觉得会成真。

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,尤其夫婿 

评论(26)
热度(48)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