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恋

宫羽→梅长苏。BE

 

一、

宫羽有个小秘密,她敬爱梅宗主。

她没有告诉任何人,只是接受宗主的调派,只是为宗主煮水焚香,只是为宗主帐前站岗。


她以为她把秘密掩饰得很好。


 二、

蔺晨给宫羽讲故事。

说从前有个小医女,喜欢一位大将军。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将军早已心有所属,你猜他们后来怎么样?

宫羽认认真真地制安神香,配合地问:怎么样了?

蔺晨捻起一撮粉末闻了闻:小医女嫁给了将军的兄弟,生下孩子,与将军的孩子青梅竹马,也算曲线救国了。

宫羽眨巴眼睛问:医女是自愿嫁的吗?

琅琊阁主一噎。

宫羽埋头笃笃笃地捣花瓣:我对宗主没有非分之想,我只是想远远看着他,能让他过得舒服些,我就满足了。


蔺晨住了嘴,大摇大摆地走到屋外:啧,又一个傻的。

 

三、

宫羽曾在酒楼上掀开帘子,看郡主打马经过。郡主似有所感地抬头,四目相对,又轻巧移开。

虽然比不上琅琊美人,容貌也是中等偏上;武将之风,身姿算是挺拔;郡主之尊,家世还算不错,就是年级太大了,肤色偏黑,以前还有过婚约,配宗主…勉强配得上吧。

宫羽婆婆似地掌足了眼,放下帘子,对郡主点了个合格。觉得宗主马上要娶夫人了,心里止不住得高兴;又觉得宗主夫人条件不足,有些遗憾;还发现心里某个角落空落落的,也不知空落个什么劲。


四、

宫羽随着母亲在小镇上长大,母亲颇有姿色,勤劳能干,不乏良善人家上门求娶,都被母亲一一拒绝。

大梁并不崇尚贞节牌坊,也支持改嫁,孤儿寡母的日子太辛劳,宫羽就劝母亲。母亲笑着揉揉她的发顶。

十来岁的宫羽不解地问,值吗?

母亲把视线放到天尽头,很久才说,等你遇到有缘人,就懂了。

宫羽在母亲怀里撇嘴:这么苦的有缘人,我才不要。


结果她走上了和母亲一样的路。

 

五、

喜欢你是我的事,与你无关。

 

六、

宫羽是个敢想敢做的人,守猎宫,下地牢,上战场,披戎装,毫不犹豫。

唯一一次犹豫是战事结束前,梅长苏给了她一封信,说是捷报,要她提前给霓凰送去。不知是故意还是疏忽,信封没有上漆,可以随便打开看。宫羽看着“吾妹霓凰亲启”这几个字,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看。

最终她打开了,看到“绝笔”四个字。

那时她离开北境已经七天的脚程,赶回梅岭不知来不来得及。

最后她还是鞭马去了南境,希望早日把郡主带到宗主身边。

到底没见上最后一面。


评论(33)
热度(41)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