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蔺苏】看破 DAY 7

晏大夫视角。 

国庆天天乐之day7

刀子很钝,放心不疼。

 

一、

直到除夕灯上,言笑晏晏,烛火融融,晏大夫还是板着一张脸,与满堂喜色格格不入。

晏大夫还在生气。他被梅长苏骗了。他曾以为那是个听话的病人,喝药不怨苦,扎针不怕疼,以至于他被飞流绑上天的时候一脸惊愕,然后着急不停,最后愤怒不已。

对哦,他可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宗主,说一不二的性子,哪里会在乎小小大夫。哪怕这个大夫是为拼命梅长苏着想。

那头梅长苏探出身,满脸堆笑地讨好:“晏大夫,今天可是过年啊,您就不能赏个笑脸吗。”晏大夫还是昂着下巴不理他。

晏大夫总是不明白,明明健康是他自己的,那些头晕目眩疼痛乏力的不适都由他自己承受,为什么人总是不惜命,为了眼前的蝇头小事而折腾自己。他那么周到的人,会心疼别人,就没想过心疼自己吗?

梅长苏软了声音,卖了个萌,说“苏某给您赔不是了”。他穿着一身厚实的棕色外袍,映在泛黄的烛光下,整个人柔软而温暖,像一个乖巧的孩子。

晏大夫到底没崩住,叹了口气,说,“你呀你呀,今年最应该乖的人是你自己。”

梅长苏松了口气,夸下海口,“今年我什么都听你的”。晏大夫点点头,假装自己信了。

 

二、

想也知道,梅长苏并没有实践自己的诺言。虽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但梅长苏在遵医嘱这点上信用实在凄惨。晏大夫学乖了,不再做出阻拦他出门的无用功,但免不了气得直跺脚,一有机会就向师兄荀珍吐槽。

晏大夫说:“为什么有人这么不爱惜自己呢?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。名利都是身外事,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他是琅琊榜首,智计无双,为什么就是看不穿!”

师兄给他倒了杯白水,听他继续吐槽了一箩筐,好笑地说,”你不也是看不穿。”

晏大夫一噎。

晏大夫是寒医荀珍的师弟,医术不在他之下,名声却有着云泥之别。原因却是晏大夫太啰嗦了。虽说医者父母心,大夫爱心爆棚是好事,但人在江湖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谁受得了大夫劈头盖脸的唠叨?其中一个暴脾气的在伤好之后劈了晏大夫的药炉,晏大夫气得收手不干。可是没想到多年后被蔺晨请出山,爱操心的脾气还是一点没改,一点见不得患者作死。

晏大夫默然良久,自嘲道,“你说的对,白瞎了我这知天命的年纪。”

荀珍却说,“看不穿就看不穿吧,有什么关系。人生在世,没有点不可理喻执着,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。”

晏大夫问,“有没有能看穿的人物?”

荀珍一饮而尽,“少林的方丈,武当的清虚道长,灵隐寺的周玄清,儒道释三家的领军人物,哪个能超脱成仙?唯一能潇洒的,大概就琅琊蔺家那小子吧。”

——明明牵挂着某人,为他延医请命四处奔波,却依然能扔下他逍遥南楚,不是洒脱是什么。

 

 

三、

再次见到蔺晨的时候,晏大夫恨不得撸起袖子把那小子打一顿。

好么你洒脱你不羁,你挥一挥衣袖在江湖上快活,你把我骗来给梅长苏治病算什么事!还夸人脾气好不顶嘴很听话,他不遵医嘱有什么用!

蔺晨是个灵活的,赶紧献上秋梨软糕、龙须酥等,都是晏大夫喜欢的一些家乡特产。还说在云南遇见一本古药方,最适合晏大夫了。这样一来,饶是晏大夫再气,也不能打笑脸人。

可晏大夫多年职业生涯,还是嗅到了一点血腥味和药酒气……想也是,蔺晨只用一个月的时间就从南楚赶回金陵,日夜骑马,大腿内侧多半磨出血。蔺晨自己也是个大夫,想必上过药了。晏大夫就不满地哼了一声,大步走开,免得自己忍不住念他。

既然蔺晨来了,理所当然把梅长苏的身体接管了过去。不知道他怎么折腾,梅长苏确实气色好了一些。但晏大夫怎么也没想到,他制成了冰续丹,还把丹药给了梅长苏。

给药那会儿老晏不在,回来一听到这事就急了,他知道找梅长苏没用,直接去找蔺晨,蔺晨还是嬉皮笑脸没正经,说“哎呀老晏你也是太操心了,这不还有三个月时间么,这三个月时间好好治疗不发病不就行了。”

晏大夫气得直跺脚:“那小子胡来你也跟着胡来啊!他折腾了两年,好不容易翻了案祭了祖,正是好好享受的时候,好好地去北境做什么!”

蔺晨挂上笑容安抚道,“老晏别激动啊,没那么严重的…”

晏大夫继续大批:“北境是什么地方,梅岭是什么地方!难道缺了他大梁就完了吗?这冰续丹是什么毒药他不清楚,你是大夫你也不知道吗,他不要自己的命你也不拦着他!”

老晏越说越激动,一不小心把花瓶摔在了地上,乒的一声,院子里安静了。

老晏看着蔺晨几乎崩不住的表情,也沉默了。

能怎么办呢。

老晏拦不住梅长苏,难道蔺晨就能拦住了?对于那样看穿生死的人,对于那样固执的人,除了成全纵容,又能怎么办呢。

 

 

四、

老晏没有从军,他年级大了,经受不了日夜急行军的颠簸。但他雇了辆马车,在几个江左盟兵士的护卫下还是赶去了北境。

虽然迟了点,好歹赶上了冰续药尽,梅长苏的弥留时刻。晏大夫没顾得上休息,就替换下了黑眼圈的蔺晨,给梅长苏换药扎针。

看到梅长苏因药力反噬而瘦削的身体,看到他铁青色的脸,听到他梦里呢喃着“父帅…北齐…”,想起沿途听说的大梁军英勇无敌的传说,晏大夫叹了口气。自从遇见梅长苏后,他总是在生气,到了后来却只剩下叹气。

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这位是铁了心舍生取义了。只是不知道这人的心是不是铁做的,除了家与国,还有什么能让他执着的吗?

这厢想着,梅长苏却迷迷糊糊醒了过来,看见晏大夫,条件反射地关上耳朵咧嘴卖萌,然后才反应过来晏大夫不舍得骂他了,又抱歉讨好地笑了起来。

晏大夫又心酸又无奈,酝酿半天只说了句“你啊你啊。”

梅长苏却想起什么,吃力地说,“蔺晨,护心丹…”

晏大夫一愣,什么意思?

梅长苏却又昏睡过去了。在晏大夫陪的这几天,他只醒了这么一次,像是特意嘱咐什么事。

 

五、

到底回天乏术,梅长苏还是停止了呼吸。军帐里嚎声一片,黎纲、甄平、卫峥等一干铁血汉子跪倒在地,哭得不能自己。蔺晨却一声不吭地坐在病床边,拉着他的手,唯一能表达他心绪的,就是微蹙的眉。

老晏心里一紧,忽然想起梅长苏那句没头没尾的话,福至心灵,赶紧翻药柜找出护心丹,就要给蔺晨塞下。

蔺晨躲了一下,没躲开,到底还是梗着脖子咽了下去。他昂起脸沉默了一刻钟,松开长苏的手臂,站起身:“都给我闭嘴,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!让长苏清净些”。然后冷静地指使人打水、擦身、换衣服,安排地井井有条,像是毫无关系的路人。连晏大夫都被他唬得一愣,直到看到他藏在袖子里的掌心血痕。

晏大夫别过头,擦了擦眼角的泪。不知道为谁。

 

 

六、

梅岭有一种稀世草药,很罕见的。每年十二月二十七晏大夫都会去采一趟。

蔺阁主却是再不踏足梅岭,说什么何处青山不是英魂,对着个土丘也就纪念了。

晏大夫答,我只是去采草药。


评论(26)
热度(117)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