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蔺苏】团圆 (7:00 a.m.)

对不起阁主,又狗血又OOC。

是小甜饼哦


一、

安葬好梅长苏后,蔺晨直接带着飞流回琅琊山。他留了个告别的字条,也不管军人擅自离职的纪律问题,扔下盔甲就走。这一身六十斤重的盔甲压得人重死了。他重新披散起不羁长发,转了转重负的脖子,伴着关节嘎吱嘎吱的声音,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。

琅琊山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他先带着飞流去后山种树。飞流一路不时回头向北方望,也不知是明白还是不明白。蔺晨就跟他说,苏哥哥去了远方,等飞流种下一百棵树就回来了。飞流不解地问:要数到一百?蔺晨说,对啊,得数到一百。飞流不得不信他,着急地跟着管家学算术去了。

然后在琅琊阁处理事务。琅琊阁成立多年,早已体系完备,少阁主在与不在一个样,他也就查查账目看看情报。看了一会儿眼睛疼,起身在山上走走。

琅琊山上没有多少梅长苏的气息。他住山上解毒已是十二年前的事,当年的摆设早就批量换过。后来山高路陡,交通不便,比起梅长苏回琅琊山,当然是蔺晨去江左盟的次数多。现在廊州还有专门的客房,放满蔺晨的衣物和日用品。其中还有一个玉质麒麟镇纸,是蔺晨很喜欢的样式,啧,拿不回来了,不知道将来要便宜了谁。

 

二、

人都说蔺少阁主是最潇洒的性子,年纪轻轻便已破执。他也确实如传说中那样拿得起放得下,无论是和阎王抢人兵行险招还是输给阎王安排葬礼,他总是游刃有余。反正没人见过蔺晨失态。

蔺晨觉得自己是放下了的。他和言豫津把酒言欢,公事公办地跟江左盟做生意,甚至在江左盟危急时刻还应邀打了一架,助甄平一臂之力。完后他笑嘻嘻地走入廊州主殿喝茶,看到梅长苏喜欢的天青色屏风换成了百鸟朝凤,看到梅长苏爱用的紫砂圆壶换成了青瓷四件套,看到梅长苏的书架已被搬到别处……蔺少阁主忽然就怒了。他袖子一甩扬长而去,留下江左盟众面面相觑。

 

蔺晨回到琅琊山,看到飞流拎着水壶还在后山浇水种树。已经两年了,小树苗真的活了下来并伸开了枝丫。他们曾就种哪种树商量了很久,蔺晨想种桃花,飞流想要甜瓜,最后还是决定种梅树,梅长苏的梅。飞流不解地问,为什么苏哥哥姓梅?蔺晨难得一噎。

好吧梅长苏既不姓苏也不姓梅。他也不喜欢梅花。他喜欢的是安平泰的家国天下。许了天下,再难许家。 

而今天下太平,江左易主,除了家人,还有谁记得他?

 

三、

蔺晨决定带着飞流去周游四海,一开始飞流还不乐意去,说要早点种满一百棵。可是蔺晨说一年才能种一棵,多了不管用,而且路上蔺晨也可以教他数数。飞流皱眉权衡了许久,终于点点头,蔺晨开心地把飞流的头发揉成了鸡窝。

飞流好动,头发总是乱糟糟的。以前都是梅长苏给他梳洗,现在只能蔺晨给他扎了。飞流还是有点怕蔺晨,能躲是躲,就自己胡绑一气,好在飞流长得俊秀,什么发型都能胜任。但既然出门,还是得注意下形象。蔺晨押着他好好打扮一番,扎上一条灰色发带,飞流跳起来说不要,他坚持要扎一条脏了吧唧边上磨花的发带,不扎就咬人。蔺晨没法,只得让人把发带洗干净,洗出宝蓝的颜色。

 

旅途还是愉快的。他们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,看飞流牛嚼牡丹,住两天绕到秦大师那儿吃素斋,修身养性半个月,直到无肉不欢的飞流大声抗议,再沿沱江走,游小灵峡,守个十来天看佛光,等得飞流无聊地睡着,接着去凤栖沟看猴子,玩得不知道飞流是猴还是猴是飞流。没见到未名、朱砂和庆林,顶针婆婆的辣花生和醉花生各拿了两坛,飞流吃的高兴,浑不管上火冒出两个痘痘。蔺晨难得温柔地给他揩去嘴角的碎屑,飞流忽然停下了动作,怔怔地看着蔺晨,然后哇的一声哭了,口齿不清地念着“太师糕。”蔺晨还是一头雾水,直到飞流嘴里吐出另外三个字,蔺晨的手停在了半空,他脚下一绊,差点摔倒。

  

蔺晨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。尽管那人早就葬身梅岭,尘归尘土归土,可是他还是时不时出现,出现在他亲自挑选的屏风里,出现在给飞流买的宝蓝发带里,出现在他喜欢的辣花生里,出现在飞流嘴角碎屑里。蔺晨跌跌撞撞地回到琅琊山,睡了一天。梦境斑斓而糊涂,一会儿梦见长苏微笑着说我信得过你,一会儿梦见长苏吼我要回去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,梦里还感受到他嘴唇冰凉的温度,像冬日里的一片冰雪。蔺晨醒来又什么都想不起来,只觉得头疼得厉害。不用诊脉也知道自己发烧了。

他躺在床上,手臂盖住眼眶。

蔺晨不得不承认,两年过去了,他还是没有放下。

 

 

四、

承认了,索性认了。蔺晨痛痛快快病了一场,歪在床上修身养性。飞流乖巧地给他煮药端药。蔺晨受宠若惊地想,飞流是不是把他当成了长苏的替身。飞流却说,有你,苏哥哥,回来。

蔺晨琢磨会儿,意思大概是你要好起来,有你在,苏哥哥就会回来。他苦笑,可是你苏哥哥回不来了呀。

飞流急了,指着心脏说,想你,这里。

蔺晨翻译:我在你心里?

飞流点点头。

苏哥哥教的?

飞流狂点头:每次,再见,想你,这里。

阁主看向窗外,好吧,既然他在金陵也时常想我。那我想他几年也不算丢人。

 

还有多久?

什么?

苏哥哥,还有多久?

哦,你说长苏什么时候回来啊,你种几棵树了?

飞流掰手指:一。二。三。四……十二了。

剩下还有几棵?

飞流用手指掐了又掐,掐了半天,掐得一团浆糊。

阁主凝神望够了远方,收起扇子:走,到后山看梅花去。


END

锅是主办方的。快递请寄他家。

lo主是小甜饼,真的!

评论(27)
热度(128)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