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红颜

夏冬X聂峰,隐苏凰。

 

一、

夏冬抓完药回来,推开门,看见聂峰咧着笑背手站在院子里。他穿着一件短葛衣,额头都是汗,笑得乖巧而讨好。显然是又起来练枪了。夏冬瞪了他一眼,绕过插满兵器的木架,进屋。

把药倒进炉子里,加满水升好火。夏冬回到院子里。聂峰见夏冬不责备,又把长枪耍得虎虎生风,练得高兴,朝夏冬一眨眼,提枪刺来,夏冬顺手抓了一把钝剑格挡,和聂峰过起招来。

结果当然是夏冬略胜一筹,稳稳地把剑架在聂峰肩膀上。聂峰爽朗地认输。夏冬收了剑:“你伤还没好,打不过我的。”

聂峰毫不逞强:“没伤的时候也打不过你。但我下次还要再来。”

夏冬笑笑,接过聂峰的抢一起放好:“药喝了再来吧。”

 

聂峰坐在小桌子上喝药。药香散发在聂宅里,艰苦中又有清香。

夏冬忽然问:“锋哥,你什么时候退出前线?”

聂峰想了想,问:“你呢?什么时候退出悬镜司?”

夏冬点点头,不再多言。

 

 

二、

赤焰出征的时候,旌旗猎猎,气贯长虹。金陵大半百姓都来送别。夏冬夹在人海里,远远地看到聂峰骑着高头大马,走在队伍前列。四十斤的盔甲穿在身,也不见什么吃力。他驱马前行,一边向百姓挥手,夏冬看到他踌躇满志的笑。

一般人送到城门口就回来了。几个小姑娘擦着泪,追到了郊外。夏冬在折柳亭看到一抹湖蓝色的身影,是穆王府的小郡主,赤焰少帅的未婚妻,刚刚三月前订婚。顿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上前劝道:“回去吧郡主。”

郡主也认出她来,只说,“我再等会儿。”

赤焰军的身影在山林中逐渐远去,小成蚂蚁。郡主还想看,夏冬就陪她看。心想,我不是公私不分,而是应该保护郡主的安危。

直到赤焰军旗彻底看不见了,山风大了起来,夏冬再劝,“郡主,该回去了。”

小郡主抿了抿唇,犹豫了好久,才点点头,跟着夏冬牵马往回走。

“每次,都这样吗?”小郡主忽然问。

夏冬停下脚,看着小姑娘明亮的眼睛:“每次都是,习惯就好。”因为我们是军人的妻子。

小郡主赌气说:“以后不让他上战场了。”

夏冬扑哧乐了,调侃说:“他要不肯呢?”

小郡主眼珠一转,“那,那我就哭给他看!”说完也乐了。两个人相视而笑,第一次交流,却有知己之感。

夏冬想,对啊,凭什么我们就要在后方担惊受怕呢,等峰哥从北境回来,就让他退役,不然……不然我也哭给他看!╭(╯^╰)╮

 

三、

聂峰没有回来,回来的是他的求救信。

再后来是半副骸骨。

  

四、

夏冬一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哪怕她看到了师傅夏江的廷报,哪怕她举办了聂峰的葬礼,她依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仿佛聂峰还活着,还在边疆奋勇杀敌,只是这次戍边时间长,得很久、很久、很久才能回家。

…………也没什么问题吧。本来他就时常戍守边疆,本来他们就聚少离多。

可还是气。生气,愤怒。

气的不是聂峰的离去,气的是赤焰对良知的践踏。

带吴钩收复江山五十州,本是男儿的志向。哪怕战死沙场为国捐躯,夏冬也能擦干眼泪为聂峰骄傲。却不想,聂峰还没来得及杀敌就死在自己人手里,死在他最信任的林帅手里,死在可笑的政治斗争里。将士在前方浴血沙场,元帅皇子却为一己之私争权夺利,将男儿送入死地。聂峰恐怕到死都不知道,刀子来自身后,来自他的血脉同胞。

哪里能甘心?

夏冬和七皇子陌路,和霓凰闹翻,和所有为赤焰辩护的人划清界限。

投身悬镜司的工作,明镜高悬,尽自己所能,还清白以清白。

这样聂峰看到了,会不会稍微高兴一些?

 


五、

峰回路转,真相背后另有真相。

善人是披着羊皮的恶狼,最信任的师傅是搅弄风云的罪魁祸首,赤子之心却被灰烬掩埋,蒙冤十三年。

这样的真相让夏冬有一炷香的崩溃。三十多年的信仰坍塌了。夏冬跪倒在地,恳求夏江回头。流着泪,却不受控制地想,锋哥知不知道自己这十三年恨错了人,他为什么不来梦里见她,告诉她真相。他知不知道她想他。锋哥在那边是不是很失望。

于是夏冬擦去泪振作起来,聂峰尸骨未寒,她要为他洗去污名,为他报仇雪恨。

她无怨无悔地进了天牢。

  

六、

聂峰回来了。

林殊也回来了。


峰哥活下来了,林殊走了。


七、

夏冬去找霓凰,受到了穆家姐弟的热情招待。

穆青唠唠叨叨:“冬姐,你也说说我姐。我去官媒拿了这么多青年才俊的画像给姐姐瞧,她一个都看不上。姐,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啊?”

霓凰调侃着:“青儿这是长大了,嫌姐姐碍事了?”

穆青大吃一惊:“怎么会!我关心姐姐还来不及呢。只是,这苏先生再好也去世大半年了,江左盟的讣告都发了,琅琊榜首都换人了,我们得向前看呀,冬姐你说对不对?”

夏冬岔开话题,“青儿,我今天带来了我的坐骑追风,你要不要去试试?”

穆青到底年轻,少年心性,很快跑了出去。霓凰和夏冬慢悠悠跟在后面。

霓凰问:“兄长走之前不是把我托付给你,你怎么不劝我?”

夏冬说:“除了托付,他还说,我是你的知己。”

 

劝么。

夏冬想起未亡人的那些年,兄长夏秋没少请媒人给她介绍,却无一不被夏冬赶了出去。夏秋气得拍案而起:“那个聂峰有什么好,你就这么忘不掉?”

夏冬平静地答:他没什么好,只是我忘不掉。

 

 

八、

聂峰历劫归来,一直藏在小孤山。

时光荏苒,物是人非,他始终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她。


END

评论(22)
热度(101)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