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蔺苏】土味情话

没事来找虐

coco里的设定:人死后会有一个亡魂世界,那个世界的人依靠活人对他的思念而存在。当世界上最后一个认识他的人去世,亡魂也将消失

如果依据这个设定……

长苏死了五六十年了,穆青死了,庭生快死了,黎老堂主[疑似黎纲]也快了。蔺晨眼见就是世上最后一个记得梅长苏的人。

蔺晨死后才能见到长苏,可是蔺晨死了,长苏的魂也将消失……

你晨就是充话费送的bug,哪里需要往哪搬。本来就没有人设,谈什么ooc。

散了吧散了吧(气哭)

存个梗,阅读体的琅琊榜。

17岁准备出征的林殊,33岁刚埋葬好梅长苏在抚仙湖喝茶的蔺晨,19岁正在南海挖珍珠的萧景琰,还有一干路人甲乙丙丁(主要没想好谁),掉进了一个空间,必须轮流阅读琅琊榜。或者观影琅琊榜。

于是,气氛充满了欢快的吐槽和flag。

少年林殊:琅琊榜?我知道,琅琊阁五大榜单今年就出了吗?快看看都有谁。诶?不是榜单,而是传奇话本?琅琊阁主这么无聊改行当写手了?

正在研究这个奇特房间的蔺晨:…………

萧景琰:这个吹笛出场的方式……

林殊撇嘴:臭屁。

景琰:你不是在为有人抢先实现你的梦想而生气?

林殊:哼,我也会有一笛一剑纵横江湖,笛出令莫不从的一天的。

蔺晨:呵呵

蔺晨生病记

咸鱼复健文。

甜文。无剧情,无逻辑,,OOC没边了。

多是宗主晕倒让阁主担心,如果阁主也病一下会怎样?


“阿嚏。”

梅长苏和飞流不约而同地抬起头,又不约而同地低下头。

“阿嚏”。蔺晨调戏道:“哟,长苏,我人就在你眼前,不用这么想我嘛。我会害羞的。”

梅长苏头也不抬:“一声想,两声骂。”

“啊——啊阿嚏。”蔺少阁主揉揉鼻子,抬杠:“三声呢?”

“着凉了。”

“你大爷的。阿啊啊嚏!”


医术再高,也怕感冒。

蔺晨被捆成粽子放在床上渥汗。梅长苏就陪坐在案上读书。蔺晨肩膀抖啊抖,才逃出一只手掌,就听到梅...

【蔺苏】团圆 (7:00 a.m.)

对不起阁主,又狗血又OOC。

是小甜饼哦


一、

安葬好梅长苏后,蔺晨直接带着飞流回琅琊山。他留了个告别的字条,也不管军人擅自离职的纪律问题,扔下盔甲就走。这一身六十斤重的盔甲压得人重死了。他重新披散起不羁长发,转了转重负的脖子,伴着关节嘎吱嘎吱的声音,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。

琅琊山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他先带着飞流去后山种树。飞流一路不时回头向北方望,也不知是明白还是不明白。蔺晨就跟他说,苏哥哥去了远方,等飞流种下一百棵树就回来了。飞流不解地问:要数到一百?蔺晨说,对啊,得数到一百。飞流不得不信他,着急地跟着管家学算术去了。

然后在琅琊阁处理事务。琅琊阁成立多年,早已体系完备,少...

【蔺苏】看破 DAY 7

晏大夫视角。 

国庆天天乐之day7

刀子很钝,放心不疼。


一、

直到除夕灯上,言笑晏晏,烛火融融,晏大夫还是板着一张脸,与满堂喜色格格不入。

晏大夫还在生气。他被梅长苏骗了。他曾以为那是个听话的病人,喝药不怨苦,扎针不怕疼,以至于他被飞流绑上天的时候一脸惊愕,然后着急不停,最后愤怒不已。

对哦,他可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宗主,说一不二的性子,哪里会在乎小小大夫。哪怕这个大夫是为拼命梅长苏着想。

那头梅长苏探出身,满脸堆笑地讨好:“晏大夫,今天可是过年啊,您就不能赏个笑脸吗。”晏大夫还是昂着下巴不理他。

晏大夫总是不明白,明明健康是他自己的,那些头晕目眩疼痛...

【蔺凰】李涛,霓凰郡主的仪宾是何方神圣?

别问我为什么大梁有论坛和微博……

蔺晨X霓凰邪教,慎入。

轻松欢乐向,HE。情人节发糖

时间是梅长苏去世七年后。


李涛,霓凰郡主的仪宾是何方神圣?

0楼:

有没有人来八一八这个叫蔺晨的?


1楼:

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,是真名吗?看颜还可以


2楼:

手修长,腰嫌粗,个还行。侧颜美,正脸……


3楼:

鼻梁丰起,五岳饱满;天庭额宽,地阁丰圆;眉如新月,奸门平满,有旺妻相,郡主可以嫁。


4楼:

芹菜太太真是为郡主操碎了心。233333


5楼:

都没上琅琊公子榜...

【蔺苏】记一只在南楚与大梁跑断腿的信鸽

响应主页君的号召,#江左盟和琅琊阁第517封工作交流文件# 

从蔺晨或者梅长苏的视角写短小精悍【加粗】不超过三百字的交流信♂件,严肃文艺日常温馨诙谐抖包袱皆可~评论艾特主页君即可,可二设,文前标明<( ̄︶ ̄)/ 


蔺晨:

我还没上大招呢,楚帝就对我言听计从。

难度太低,成就感不足。

幸好皇宫里美人多,可以养眼。

让朱东捎了点果丹皮,大楚特产,尝尝味道如何。

向晏大夫问个好。


被晏大夫裹成粽子的梅长苏一脸愁苦。


长苏:

今年甘草大涨价吗,晏大夫怎么一点都舍不得放。

汤药苦得令人发指!

什么仇...

【蔺苏流】灯火

小飞流有些不高兴。

今年过年是在琅琊山度过。元宵快到了,苏哥哥也没有下山的迹象。

苏哥哥不舒服,要在山上修养,飞流懂。飞流都乖乖的,没跟蔺晨哥哥闹呢。

只是今年元宵,去不了庙会,看不到桃子灯、金鱼灯、兔子灯、猴子灯了。

不知道苏哥哥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呢?


用过晚饭,飞流盘腿坐在苏哥哥旁边,心不在焉地刻木雕。

“飞流,出来。”蔺晨在外面喊。

飞流头摇得像拨浪鼓。蔺晨早晨给他玩浆糊,害他两只手沾在一块儿分不开,这个仇可没忘呢!

“飞流,出来!”蔺晨喊得欢快。

梅长苏放下书,说:“飞流,把我的披风拿来,我们一起去看看蔺晨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

推开门,他们...

1 / 3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