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蔺苏】团圆 (7:00 a.m.)

对不起阁主,又狗血又OOC。

是小甜饼哦


一、

安葬好梅长苏后,蔺晨直接带着飞流回琅琊山。他留了个告别的字条,也不管军人擅自离职的纪律问题,扔下盔甲就走。这一身六十斤重的盔甲压得人重死了。他重新披散起不羁长发,转了转重负的脖子,伴着关节嘎吱嘎吱的声音,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。

琅琊山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他先带着飞流去后山种树。飞流一路不时回头向北方望,也不知是明白还是不明白。蔺晨就跟他说,苏哥哥去了远方,等飞流种下一百棵树就回来了。飞流不解地问:要数到一百?蔺晨说,对啊,得数到一百。飞流不得不信他,着急地跟着管家学算术去了。

然后在琅琊阁处理事务。琅琊阁成立多年,早已体系完备,少...

【蔺苏】记一只在南楚与大梁跑断腿的信鸽

响应主页君的号召,#江左盟和琅琊阁第517封工作交流文件# 

从蔺晨或者梅长苏的视角写短小精悍【加粗】不超过三百字的交流信♂件,严肃文艺日常温馨诙谐抖包袱皆可~评论艾特主页君即可,可二设,文前标明<( ̄︶ ̄)/ 


蔺晨:

我还没上大招呢,楚帝就对我言听计从。

难度太低,成就感不足。

幸好皇宫里美人多,可以养眼。

让朱东捎了点果丹皮,大楚特产,尝尝味道如何。

向晏大夫问个好。


被晏大夫裹成粽子的梅长苏一脸愁苦。


长苏:

今年甘草大涨价吗,晏大夫怎么一点都舍不得放。

汤药苦得令人发指!

什么仇...

【蔺苏流】灯火

小飞流有些不高兴。

今年过年是在琅琊山度过。元宵快到了,苏哥哥也没有下山的迹象。

苏哥哥不舒服,要在山上修养,飞流懂。飞流都乖乖的,没跟蔺晨哥哥闹呢。

只是今年元宵,去不了庙会,看不到桃子灯、金鱼灯、兔子灯、猴子灯了。

不知道苏哥哥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呢?


用过晚饭,飞流盘腿坐在苏哥哥旁边,心不在焉地刻木雕。

“飞流,出来。”蔺晨在外面喊。

飞流头摇得像拨浪鼓。蔺晨早晨给他玩浆糊,害他两只手沾在一块儿分不开,这个仇可没忘呢!

“飞流,出来!”蔺晨喊得欢快。

梅长苏放下书,说:“飞流,把我的披风拿来,我们一起去看看蔺晨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

推开门,他们...

做了个梦

       萧景琰的儿子(没有名字)继承皇位后,梅长苏辅佐了一段时间,病死了(老死了?)。死前叮嘱飞流贴身保护他,还让辛苦培养出的几个孩子辅佐支持他。但是萧景琰的儿子过得并不顺利。先是飞流被几个杀手围攻,受伤惨重,不仅头部受伤,手指被残忍地折断(!!!),被蔺晨带走救治了。几个孩子也先后遭遇危机,不得已借着苏先生留下的锦囊去求助一位隐士高人。他们刚联络上中间人,把信纸传给他,中间人被从天而降的利箭射死了。孩子们也受了重伤,挣扎着逃了出来,去找蔺晨求助。...


一本杂书引发的血案

非EG,无关CP。有琅琊阁日常。

甜的。


一、

纪王爷冤啊!

纪王不爱读书的糊涂人设天下皆知。何况他已经都知天命了,哪会对《金钗怨》这类闺怨小说感兴趣?

可嫡孙女确确实实在他私人书房的角落里,翻出了这本市井杂书,还拿来促狭她爷爷。

呜呜呜,王爷我晚节不保!

无奈,纪王爷许诺孙女两根冰糖葫芦做封口费。拉钩钩后,小孙女欢快地跑开了。

纪王爷垂头丧气地觑着这本杂书,拎起来翻了两页。到底是谁恶作剧放在他书房呢?

这是一本流俗传奇,大意是金枝玉叶爱上侍卫,门不当户不对爱而不得,满腔幽怨。什么“王生于墙外黯然神伤,公主于墙内嘤嘤而泣”“公主伏地垂泪:惟愿来世,再不生于帝王家。”看得纪...

【蔺苏流】传说

蔺苏流一家三口逍遥江湖时,听到各种江湖传说。

纯糖,甜甜甜

圣诞快乐

一、

梅长苏:哥已不在江湖,江湖还有哥的传说。


二、

毫无疑问,江左十四州内,前宗主梅长苏是个谪仙般的人物。

譬如:“胡公胡婆眼一花,就看到马车前多了个人,那人一袭白衫,衣带飘飘,长发飞扬,手里一支碧绿的洞箫,好看地跟神仙似的——不是江左盟宗主又是谁。”

譬如:“梅宗主轻描淡写地问:这个江湖到底谁做主?话音刚落,一群黑衣人不知何处冒了出来,将季帮主围个团团转。他听到啊的一声,回头就见左副使倒在血泊之中。而梅宗主依然优雅地站在船艄,抚弄着一枝红梅,好像眼前纷争与他无关。但季帮主知道,刚才那句话,...

【蔺苏流】日常之吃货

蔺苏流的日常,互宠。


一、螃蟹

飞流刚被科普了蟹肉的美味,肚里馋虫跳跃。阳澄湖大闸蟹刚端上桌,他就直接抓起一整只咬下去,速度快地梅长苏和蔺晨来不及阻止。

嘎嘣——————

飞流捂着震荡的牙口,恨恨把螃蟹一扔,“骗人,不好吃。”

梅长苏噗嗤笑了,捡起螃蟹剥壳去鳃,宠溺地说:“螃蟹不是这么吃的。”他剔出蟹黄放到飞流碗里:“尝尝?”

蔺晨伸手接过:“你吃你的,我来。”

梅长苏也不客气,把剥螃蟹的活儿递给他,自己提箸夹菜。

蔺晨细心用银针剔出肥美的蟹脚肉,看飞流大快朵颐,趁机问:“蔺晨哥哥是好人吧?”

飞流鼓着腮帮子大力点头。


一个时辰后蔺晨又逗得飞...

萌得不要不要的!!!

阿火今天画了宗主的痣吗:

@清水 太太的生日文摸鱼终于摸完啦~\(≧▽≦)/~摸的略粗糙_(:з」∠)_……太太的文真是萌的一脸血////

长苏生辰什么的=L=

原文戳这儿

 哦,我只有p3没画痣,不能怪我【

【蔺苏】日常之不许动

甜的,真的!


琅琊阁阁主最近似乎不太高兴。

真要说不高兴,也没什么特殊表现。蔺晨的嘴一向贫,蔺晨一向爱逗飞流,蔺晨熬的药一向能苦死黄莲。

可梅长苏就是能觉察出来,蔺晨不高兴。

这份直觉在得知蔺晨偷看过飞流的百宝箱后,得到了确认。

飞流的百宝箱里是各种他喜欢的玩具,秦大师做的弹弓,五颜六色的弹珠,鼓面已旧的拨浪鼓,庭生的信和小鹰,梅长苏和飞流的木雕等等。

怎么惹蔺晨不高兴了?

梅长苏搓着手指,有了计较。


这天,蔺晨撺掇着飞流玩一个谁先动谁就输的游戏。规则非常简单,两人相对而坐,谁先动身谁就输。输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件事。

飞流琢磨一下...

【蔺苏】闹元宵

就当大梁已有元宵的风俗。


北境,梅岭。

梅监军的军帐。

飞流跳至半空,将金鱼灯挂上帐顶。梅长苏裹着狐裘指点方位:“左边,左边,右边点,往左,嗯,差不多。”
蔺晨围着药炉煮一锅元宵,看了一眼,点点头:“选灯的人眼光真好。”

莲花灯和元宵是他从六十里外的小镇上买回来的,来回一日,跑吐了一匹马。然而蒙帅、卫将军都对蔺晨私自外出、公器私用的行为加以默许,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。

今天也是,帐外人来人往,梅长苏却能不受打扰地闭门过元宵。


捏元宵,开水下,点冷水,煮沸。蔺晨时不时用长筷子在汤里搅动两下,防止粘锅。热气和香气扑面而来, 帐内温暖如春。

“...

1 / 2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